客服热线:15801180988
您现在的位置: 新乡首页 > 新乡书画家档案
发布日期:2012/3/7 11:03:12畅书圣 竟价固顶

畅红州简介

清朝初年,新乡出了一位有名的书法家畅中伦,人称畅拔贡,他书法造诣很深,真、草、隶、篆样样精通,为新乡三绝之首。

  传说,畅中伦性情耿直,脾气古怪,随着他书法的出名,脾气也怪得出了名。有人说他的字难求,有人说他的字好求。同样一个人,老百姓怎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呢?那时,民间就传说:千金难买畅拔贡一个字。有人说,他脾气犟,你若犯了他的忌,顶了他的茬,就是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他也宁死不会动笔,更别说用钱买啦。可话又说回来,如果你了他的意,他的书法会分文不收——白送。不信,你就听听这段巧求畅字的故事。

  话说一年,新乡城内李氏家族新建了一个祠堂,祠堂筹建期间就有人提议祠堂金匾上的字最好能让畅中伦写。这可使李氏族长做了难,明着去请,怕他借故推辞,李家人谁也不敢承诺去求他写字。正在为难之际,有个人想了个“曲线救国”的方法,说他先去找畅中伦的内弟大贵商量,求他无论如何都要帮这个忙。大贵是个聪明人,乡里乡亲求自己姐夫的字,那可是“面子”上的事。如果说成了,姐夫和自己脸上都有光。他就想了一个点子,如此这般地交待了李氏家族的人,让他们只管照计行事。

  到了祠堂落成的日子,大贵兴冲冲地到了畅家,故作惊讶地问:“姐夫,今天城内李氏祠堂要挂匾,没请您去题字?”

  “没有啊!”畅中伦想也没想就说,大贵又说:听说李家人出重金在外面找了几个好写家,今天在李氏祠堂内设案比试,看谁的字好,牌匾就用谁的字。咱俩也去看看热闹,开开眼界。

  畅中伦热爱书法,对这样的机会当然不愿错过,古人向来讲究君子以文会友。他就跟着内弟朝祠堂走去。

  到了李氏祠堂,只见装饰一新的大殿内,正中摆着一条大案,上面摆放着笔、墨、纸、砚。有人伏案书写“李氏祠堂”四个大字,也有人掂着笔凝思。四周的绅士、百姓围成一圈,指指点点。有的说:“看那人的字写得就是好!”有的说:“看那点点儿如桃,撇撇儿如刀,比咱这儿的畅拔贡也差不了多少啊!”有人说:“外来的和尚好念经,畅拔贡的字远近闻名,比这人的字名气还大得多呢。”

  那人说:“那你咋不让人去请畅拔贡来写呢?就怕有外人在场,他就不敢动笔了。”

  听到这里,大贵悄悄看了姐夫一眼,只见畅中伦的脸有点红,就趁机激将,说:“姐夫,你就真的不敢在他们面前下笔么?要那样,咱们还看个啥?我可要先走啦!”说着假装去拉畅中伦。畅中伦猛地一甩胳膊,大喊一声:“让我也来写一幅凑个数。”人们急忙让开案子,摊开纸,摆好笔,研好墨让畅中伦来写。

  畅中伦不看那些,他从怀中掏出一条手巾,卷吧卷吧,蘸足浓墨,抬手悬腕,唰唰唰,一口气写了四个大字“李氏祠堂”。

  四周的人一看这四个大字,苍劲有力,用墨饱满不溢,润中有涩,布局适中,整体自然天成,齐声叫好。后经匠人精心镌刻,畅中伦写得匾就高高地悬挂在李氏祠堂堂额之上。历为书法家所珍视。

  清朝时,黄鹤楼重新修缮了一次,整修好后,许多书法家慕名纷纷前来,争着为黄鹤楼题写金匾,以求流传百世。这时,畅中伦正在汉口游玩,听说这个消息,也来到黄鹤楼前。

  书法家们各自大显身手,依次书写“黄鹤楼”三个大字。写好后,挂在黄鹤楼上一试,犹如信笔涂鸦,极不相衬,不是气势不足,就是格局不规,让人看了那字和雄伟壮观的黄鹤楼很不般配。虽说一个个都写了,一个个都挂了,可没有一个人的字让大家中意。那些书法家见状人人垂头丧气,洗笔收砚准备离去。围观的人们摇头叹气,说若大九州,倘没人写出个好楼匾岂不令人扫兴。

  此时,畅中伦从人群中挤出来,朝四周的人群拱手,说:“让我来试试如何?”人们闻言大惊,注目一看,只见他赤手空拳,连个笔也没拿,那里象个书法家,不免窃窃私语,均笑他不自量力。

  畅中伦不急不恼,从容走到书案前,让人们给他兑了一大瓦盆墨,接着又把麻衣大褂脱下来,叠了几下,卷成一个长条。人们不知畅中伦要如何题字,睁大眼睛紧盯着他。畅中伦不慌不忙把卷好的大褂朝墨盆中一蘸,闭目养了一会儿神,众人正在诧异,只见他运足丹田气力,猛睁双眼,随手把饱沾墨汁的大褂提起,双手挥动“沙沙沙”转眼功夫,“黄鹤楼”三字力透纸背,挥洒而成。

  畅中伦笔走龙蛇,写完三字,已累得气喘吁吁,待墨迹干后,众人高高兴兴地把“黄鹤楼”三个字朝楼上一挂,人们齐声喊好,远远望去,“黄鹤楼”三个字龙腾虎跃,劲骨丰肌,犹如活的一般,使巍峨壮观的黄鹤楼增添了不少姿色。后来,畅中伦题写的“黄鹤楼”三字就被制成金匾,悬挂在顶楼上。

  有一年,新乡有位县官的母亲七十大寿。俗话说:人生七十古来稀。为讨好老母亲欢心,县太爷别出心裁,硬要畅中伦当场挥毫,写个丈把高的一笔“寿”字,意在祝愿老母亲福如东海长流水,寿似南山不老松。畅中伦常写大字,这一笔“寿”字还没写过,可艺高人胆大,他一口应承下来。

  畅中伦走到大堂正中,让人端来一盆墨汁,把纸平铺在地上,又叫人找来四把炊帚,用棉花包裹当笔。一时,县衙里来祝寿的老老少少都围过来看热闹。

  只见畅中伦卷起衣袖,掖起长衫,把炊帚做成的“笔”向墨盆里一放,一盆墨汁马上被吸了个光。他脱鞋站在纸上,两手紧握炊帚“笔”忽上忽下,用尽力气写起来。一个寿字眼看着写成了,就在畅中伦写最后一笔,点“寿”字下部“寸”字那个点时,炊帚笔的墨汁干了。畅中伦收起笔,围观的人们发出一阵轻轻的叹息声。眼看一幅丈把高、龙飞凤舞的“寿”字下部分少了一点,再蘸笔写就成了两笔,县官急的直跺脚,对畅中伦大为不满。

  畅中伦毫不理会,不慌不忙地从纸上掂着炊帚笔走到县官跟前,说:“我那一笔还没写完哩!”说着,他端起一个茶碗,把里面的茶水猛地朝“寸”字该点点的那个地方用力泼去。水刚到纸上,畅中伦端起炊帚笔,用劲朝纸湿的地方投去,“啪”的一声,炊帚笔立在纸上,笔端棉花中的余墨被纸上的水一浸,一下子化开,印在纸上。使“寸”的那一点,不偏不倚,恰到好处,和整个字浑然一体。县官和众人对畅中伦的绝技妙笔,心服口服,人人看得目瞪口呆,说不出话来。

畅红州的代表作品《畅字书法》

畅红州信息发布人联系方式

共有条评论!留言评论

您还未登陆,请先 登录 | 注册

最新发布的相关信息

推荐

书画交易需知

我要举报
举报原因:
验证码:  点击获取验证码
发送留言
标题:
内容:
验证码:  点击获取验证码
申明:畅书圣信息由用户自行发布,请认真阅畅书圣信息描述,内容中所涉及承诺均由用户自行负责。
画家村书画交易网 邮箱:sh1188@163.com QQ:1970883408